「恐懼乳癌,皆源於自己的想像!」

專訪黃詩喻醫師:好的醫病關係,始於信任

2.9k
分享
2.5k
觀看數

「恐懼乳癌,皆源於自己的想像!」專訪黃詩喻醫師:好的醫病關係,始於信任

近年來,台灣乳癌年輕化趨勢愈趨嚴重,35 歲以下發病者比例持續攀升,突發的病徵,為事業、家庭日正當中的女性帶來衝擊,懼怕、逃避、難以接受的心情全都交織在一起,如何面對、接受自己的患病的身體,成為年輕乳癌患者共同的課題。

訪問高雄長庚血液腫瘤科黃詩喻醫師,她以多年的臨床經驗,令人安心的口吻,溫柔的視角,帶領我們以客觀的視角認識乳癌病程。

面對疾病,我們可以軟弱,但不能服輸;面對疾病,我們應給予醫療更多的信心,給予渴望好好活下去的自己多一點的勇氣!

與黃詩喻醫師相約電話相見,初接通,她帶點急切口吻,說手頭有個工作尚在結尾, 問我們能否再等一等。

五分鐘後,再次接起電話,從近年乳癌年輕化的趨勢開始談起,黃醫師說,2019 年癌登資料庫的統計讓我們警戒,與過去相比,50 歲以下新診斷罹患乳癌的女性已經超過 5,500 名之多,其中 35 歲以下也有超過 400 人發病,而在同樣 40 歲以下的女性人口中,每十萬人裡早發率相較過去的 15.49 人次,火速上漲至 21.83 人次。

乳癌,有如女性夢魘般的存在,我們對它理解得太少,害怕得太多。

黃醫師提到,很多時候,恐懼會侵蝕人的內心,會剝奪我們的理性,面對疾病,首先要先揮別無謂的擔心、過度的恐懼,才能在一團迷霧之中,為自己找到一盞明燈,朝康復的未來走去。

面對年輕乳癌患者,使其「安心」最為首要!

「在癌症的療程裡,心理建設通常是最棘手的,」電話那一頭,清楚地聽見黃醫師些許無奈,她說,自己遇過很多癌症病友延遲就醫,常到急診室會診,衣服掀開血肉模糊,早已拖了一年之久,「尤其乳房是女性較為私密的部位,時常自己不說,別人很難發現。」

亞洲女性,面對疾病,多半仍有些許自卑心理;面對私密部位的疾病,有時更是有苦難言、難以啟齒。

黃醫師提到,每當遇上不願積極治療的患者,從說服到理解的路程,比什麼都還要艱辛:「治療的前、中、後期,個管師都擔任相當重要的角色,個管師通常具備重症護理師的背景,能夠確實理解病人最在意的事情,透過瞭解,進而想辦法協助解決,才能推進整個療程。」

癌症治療,除了以醫學方法改善病根、減少不適、對症下藥之外,更重要的是創造具備信任感的醫病關係,「面對癌症病友,醫護需要非常有耐心,作為主治醫師,我也會多花一點時間做到陪伴。」

黃醫師談起乳癌,有對女性身體的關係,同時,亦有對心理的呵護,她笑說,醫護人員有時很難百分之百的同理病友處境,然而他們所能做到的,是儘量將心比心,理解那些害怕其來有自,是關於生命無常、身體疾病,以及面對世事難料的焦慮。

年輕乳癌患者延誤治療的狀況層出不窮,其中,懷孕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。

黃醫師提到,「很多年輕女性都是因為懷孕才發現癌症,她們通常決定保持生育狀態,不願積極治療癌症,而導致腫瘤更大或是轉移。」

年輕乳癌患者由於細胞較為活化、細胞分裂極快,腫瘤發展及惡化的速度也相對年長者來得更為迅速,在這樣的情況下,是否在發病的第一時間獲得有效的治療便更顯重要。

對此,黃醫師表示,「治療前期,我會花更多時間建立治療的信心和彼此信任,這會非常有助於之後的療程順利進行。」

70e064ec70586164eca58c8f157c5794
圖片來源|黃詩喻醫師

關注身體、關注疾病,找到與其共處的方法

信任感,是黃醫師在專訪過程中不斷提到的,彼此互信的醫病關係,才有可能為病患爭取更好的生活品質,以及更有效的治療方針。

「事實上,年輕化乳癌患者在治療上所會碰到的瓶頸比我們想像中要複雜許多,」黃醫師語氣溫柔,富有同理,言談之間,不時流露出對於個案的關心,以及對乳癌年輕化議題的在意,「面對年輕乳癌患者,醫師相對需要給予更多的心理建設,因為女性們的生命階段,與往後的療程息息相關。」

對年輕乳癌患者來說,生病將會衝擊家庭結構、事業、親子及伴侶關係,甚至在經濟層面上,都有需要跨越的障礙。

黃醫師語重心長地表示,乳癌治療將會對女性生育功能造成影響,同時,對於現代眾多以自身事業、經濟獨立作為重要自我實踐目標的女性而言,突如其來因疾病而有可能斷送的職涯,將會為她們的生活與生命帶來莫大影響。

「因此,對這些女性而言,治療後有沒有機會回到工作崗位、是否影響自己的家庭角色,都會是治療過程中必須考慮的重點,」黃醫師強調,在眾多癌症裡頭,乳癌是相對具有可治療藥物的癌症,且同樣稱為「乳癌」,在病理上亦分為多種不同的類型,其中好發於年輕乳癌患者的,通常以荷爾蒙受體陽性為主,約佔 7 成之多。

2f9365037fb9de6ace7745baa330559d
圖片來源|PIXTA

「治療方面,早期乳癌多半直接以手術切除,爾後根據病理分期進行輔助性化療,搭配乳房及淋巴部位放射線治療,可有效減少癌症的復發率。」黃醫師說。

而在面對一開始診斷就已經有轉移的第四期乳癌,對於年齡小於 50 歲、還沒停經的荷爾蒙陽性 HER2 陰性管腔型乳癌病患,第一線可口服標靶 CDK4/6 抑制劑搭配荷爾蒙治療,大幅改善病患整體治療存活期。

然而,不可避免的是:「荷爾蒙抑制劑會影響女性月經週期,進入停經狀態進而導致停經症候群,然而相比於化學治療副作用較大的治療方式,想要保持工作能力、維持一定程度的生活品質,口服標靶藥會是相對有利的選項。」

口服標靶 CDK4/6 抑制劑搭配荷爾蒙治療的優勢不只如此。使用 CDK4/6 抑制劑治療亦可延緩病患進入接受化學治療的時間。平均療程可維持約 2 至 3 年,才會進入到頻繁化療的階段,等同於減緩病患化療的時間與痛苦。

害怕及恐懼,其實皆源於「想像」

面對乳癌這個「彷彿絕症」的疾病,病友對於病程與治療的恐懼,有時大過真正治療所帶來的苦痛。面對病患們脆弱的心理狀態,醫師又將會提供什麼樣的協助?

對此,黃醫師分享,「建立信心非常重要。在療程初期,去溝通時間,例如:一個月之後身體將會有什麼樣的變化,好讓患者開始信任治療,相信一切正在往好的方向前進。」

「很多時候,害怕、恐懼皆源於自己的『想像』。」——高雄長庚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 黃詩喻醫師

約莫半年多前,黃醫師在急診室初見一名 40 歲的女性患者,當她被送進急診室時,腫瘤已經化膿流血,甚至因為癌細胞轉移,出現肺積水的現象,進而產生呼吸喘等狀況,情況相當危急。

「一問之後才發現,這名病友是護理師背景,非常清楚自己的病況不能拖延,」黃醫師一面說,一面流露出疼惜與不捨,「遇過了才知道,面對疾病,無論你是具有醫療基本知識的醫護人員,還是只是一般民眾,都難過恐懼那一關。」

面對抗拒治療的個案,黃醫師表示,須從小處開始溝通,首先詢問「呼吸喘有什麼樣的感覺?」從而引導「哪些症狀是現階段妳最想要改善的」,進而引導透過切片找出確切的乳癌類型,才得以對症下藥。

對於黃醫師而言,癌症治療,是醫護與病患共舞的過程,須敞開心胸,理解雙方期待,醫師才有辦法動態調整用藥,提供具備療效且可降低苦痛的療程。

「從想要改善處,循序漸進,展開溝通,」黃醫師說,病患多半最擔憂癌症治療的副作用,然而很多時候,患者對於疾病的不夠認識,才是使治療受阻的最根本原因。

對此,黃醫師不斷強調:「信任建立在誠實,同時讓病友們知道,她並不是孤立無援,一旦有任狀況,她都可以告訴醫師,絕不會有任何狀況是她找不到任何人來幫忙。」

讓病患了解接下來的療程會發生什麼,哪些會在短期內改善、哪些需要長期治療,透過溝通時間與成效,創造與病患之間的互信,是良性醫護關性的根本。

e5dc3158456c02dfa45192003819aeaa
圖片來源|PIXTA

女性應關注自己身體,不因害怕而退卻

人常說,預防甚於治療,在癌症領域,究竟是否「防不勝防」?

黃詩喻醫師在電話那頭,抿了抿嘴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說,長年來最多人問她的問題,便是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得到癌症?聽聞「癌症」一詞,彷彿晴天霹靂地宣判,所有人都急於去問:究竟為什麼?究竟是誰造成的?

然而面對這題,黃醫師也只能搖搖頭,無奈回答:「這一題真的非常地難,在臨床上,我們還沒有確切的研究或數據可去歸納、證明乳癌好發的原因,除了吸煙與肥胖是公認的致癌因子之外,醫師們幾乎都很難回答這題。」

女性患乳癌的年齡日益年輕,其主要原因,在於現代女性初經時間早,晚婚晚孕的比例高,同時停經年齡也愈趨年長,在荷爾蒙暴露時間愈來愈長的狀況下,產生了乳癌年輕化的現象。

環境使然,彷彿判了死刑一般,女性難以躲避茫茫物質海裡頭的諸多變異,然而,黃醫師話鋒一轉,認為與其說「預防勝於治療」,她認為,「及早發現及早治療」也是女性應該勇於關注的議題。

「與其逃避拖延,不如勇敢面對,」黃醫師呼籲:「女性應該更關注自己的身體,定期檢查、自我把關,是保護自己最入門的方法。」

 

文章轉載自女人迷womany

想了解更多健康知識,請關注聲傳媒

下一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