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: 呂秋遠

賺錢

男人別讓自己成為只是會賺錢的機器

男人別讓自己成為只是會賺錢的機器 文/呂秋遠 這是一位日本漫畫家Otamiotanomi,在他的推特上所寫的內容,日文大概是這樣的: 「對老婆說:『你以為你是靠誰,才有飯的吃啊』這種話的同學,這些人,都會在退休後被提出離婚。」 看來,不論台灣、日本,退休後面臨的問題都一樣,就是另一半有可能會提出離婚。為什麼呢?站在男人的立場想,我辛苦了一輩子,養家活口,好不容易可以退休過日,怎麼會這樣?我做錯了什麼?因為你的態度與功能。如果以這種輕蔑的態度在「養家」,不管是誰都會受不了。這種話類似: 「沒有我把你辛苦養大,你會有今天嗎?」 「我辛苦工作,還不都是為了這個家。」 「你在家還能幹嘛?你根本不知道工作的辛苦。」 「你以為這個家還能有錢花,是靠誰努力的?」 忍啊!為了生活,當然可以忍。但是忍到了退休,誰還要忍?平常白天先生在工作,看不到人,總還能有自己的一點空間,等到退休以後,誰還要看他的臉色? 每天在家、二十四小時。他會開始批評你做家事的方式,當你在擦地板的時候,他會拿著報紙或平板,把腳抬起來,還可能會「嘖」一聲,怪你打擾了看盤。要出門得跟他報備去哪裡,太晚回來就會懷疑你到底有沒有外遇。 以前還能賺錢,現在只能花錢,新仇舊恨湧上心頭,此時不報,尚待何時?重點是,對方如果是公務員,自己是家務勞動者,還可以分配他的退休金,拿了錢自己一個人過日子,愛去哪就去哪,何必看人臉色? 所以,該怎麼辦? 男人別讓自己成為只是會賺錢的機器啊! 時間在哪裡,成就就會在哪裡 如果退休前,把重心全部放在工作,放棄經營家庭,等到年老的時候,人家也沒心跟你一起經營了。她花錢,你怪她、她省錢,你也怪她、她做家事,你嫌她、她去工作,你還是嫌她,這麼難相處,當可以逃跑了,誰還要跟你相處? 不要在居酒屋抱怨「都是你在養家了」,家務如果有償,她的薪水你根本付不起。沒錢給愛,沒愛給錢,都沒有了,誰要跟你在一起啦! 本文獲呂秋遠授權轉載,原文連結 看過這篇文章的人,也看了… 引起婚姻危機的台詞大賞 ...

婚姻危機

引起婚姻危機的台詞大賞

引起婚姻危機的台詞大賞 文/呂秋遠 昨天在跟客戶談到離婚的原因時,她衝口而出這樣的話:「到最後,我準前夫最常跟我說的話就是,我警告你、你給我試試看。」 根據我個人的經驗,引起婚姻危機的台詞很多,可以說是步步驚心。但是,以「我」跟「你」開頭的短句,大概是這幾句話的殺傷力最大: 1.我警告你、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這種類型的開頭,是「以上對下」、帶有威脅性質的句子。伴侶不需要你警告,也不需要你給機會。以這種方式說話,大概平常也都覺得自己在給別人機會,也都在容忍別人,可是,講這種話的人,最需要別人容忍的就是你自己啊! 2.我媽人很好、我媽說 通常需要講出媽媽好不好的人,大概已經引起另一半的怒火,所以才需要這麼打圓場。但是,一個人好不好,不是用說的,而是對方的感受為準。我也常常覺得我人很好,但是訴訟的時候,對方就覺得我很不好,不是嗎? 至於我媽說,也不是全部不好,而是看下一句接什麼。如果「我媽說,她想要把財產都過給你」。這當然很好。但如果是「我媽說,薪水不應該交給你,交給她管比較好。」那就不太理想了。 簡單來說,媽媽自己的事情,當然可以「我媽說」,但是夫妻倆的事情,不需要「我媽說」,標準大概就是這樣而已。 3.我不想講了、我不要聽 這種話,是直接粗暴的拒絕溝通。不想講了,給對方的感覺是,你不值得我浪費時間;不要聽,給對方的感覺是,你說的話是廢話。斷絕溝通管道不會比較好,如果希望雙方要冷靜,跟對方清楚說明自己情緒現在很糟糕,希望暫時先不要說話,這樣可能會比較理想。 4.我沒講過(我沒印象、我不記得) 真的沒講過,那也很正常。可是,如果講過卻又否認,明明該記得的事又忘記,那就會讓人很惱怒。 5.我脾氣沒有很好(我已經快沒有耐性了),信不信我會動手 動手是傷害罪,沒動手是恐嚇罪。但不管動手沒動手,通通都是家庭暴力。 6.你要是繼續這樣給我試試看 這種話的恐嚇意味濃厚,很像大人在罵小孩。不論是面無表情或是面目猙獰的說,都很令人害怕。 7.你給我聽好 這種話很像要人家立正站好。但是我才懶得給你解藥,反正你愛來這一套。為婚姻靠腰難道不是你,一直以來戒不掉的癖好。 ...

婆媳問題

從法律角度看婆媳問題,丈夫(兒子)別想逃

從法律角度看婆媳問題,丈夫(兒子)別想逃 文/呂秋遠 請閱讀下列文字,並且挑出當中「可能的」問題。 「老婆,上次我媽來這裡,送給我們的醉雞呢?」老公氣急敗壞的在冰箱翻找。 「我不知道她有送醉雞來耶!她怎麼進來的?」老婆完全不知道他在生氣什麼,只覺得莫名其妙。 「哦,我媽傳訊息跟我說的。我忘了告訴你,我有把家裡的鑰匙給她。現在你懷孕,我希望她可以來照顧你。」老公放緩口氣,跟她說了這個公開的「秘密」。 「哦。可是我不想耶!」老婆輕描淡寫的、無心無意的說了這句。 「為什麼?我媽來家裡照顧你,很方便啊!畢竟是我們家第一個孫子。」老公的口氣充滿了關懷。 「我剛剛就覺得奇怪,為什麼冰箱裡有一盒好像壞掉的雞肉,我以為又是你把東西放到壞掉,所以我剛剛丟了。」她沒有理會所謂的「第一個孫子」,而是回答了他「第一個問題」。 「你不懂啦!這是我們家的味道。那是酒味,不是壞掉,你怎麼自己就這樣丟掉了,都不問過我?」老公語重心長的向她抱怨。 「我不知道啊!而且,你媽到底為什麼會有家裡的鑰匙?你好像也沒問過我啊!」老婆像是「突然」發現新大陸,問了這個問題。 「你懷孕了,又是我家的長孫,我當然希望我媽可以來家裡做點菜給你吃,你也可以學啊!以後過年,我們回家,你就可以幫我媽做菜了,不要一直都由我妹妹幫忙。」不知為何,老公好意與關懷的口氣,竟然讓空氣突然凝固了起來。 請問,先生短短的幾句話裡,總共有幾個「可能」的錯誤? 先別看答案,或者直接猜10個。 答案是六個。 這個題目,是價值性命題,有可能只是我個人的偏見。但是別忘了,基於我每天都在離婚,如果可以做參考,當然是比較好的。 1.家裡的鑰匙,在沒有經過配偶的同意下,交給其他人。 這是大忌,因為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家,任意的外人都可以進出。什麼?你說你媽不是外人?抱歉,除了夫妻與孩子以外,其他人,在婚姻裡都是外人。 但是這也意味著,不要任意的、隨便的去仰賴所謂的「外人」。總不能欠房租,找外借、沒保母費,找外人拿、缺房子頭期款。找外人借,然後你說,他們是外人? 對啦!其實他們還是外人,只是你不該結婚而已。 ...

兒虐

她為孩子辛苦工作,請保姆竟成兒虐案受害者!請不要譴責被害人

她為孩子辛苦工作,請保姆竟成兒虐案受害者!請不要譴責被害人 文/呂秋遠 她的人生,一言難盡。 她從16歲就自己出來工作,做過檳榔攤、網拍、直播、業務,只要能維生的工作,她都會努力。結婚以後,生下了女兒,才發現先生經常性外遇,不找工作,整天在家玩英雄聯盟,買點數、買造型,甚至逼迫她去賣卵子當家用。只要不從,就會動手掐她的脖子,拿刀威脅要殺害她全家。 先生家人:惹我兒子生氣,被打也是剛好而已 不得已,她只好外出工作,但只要晚10分鐘回家門,就會要求跪在門口打自己巴掌,不然就是他來動手,拿煙灰缸與高跟鞋敲她的頭。男生的家人,知道先生會動手,但是卻說,你活該要惹我兒子生氣,被打也是剛好而已。她因為被打,不斷小產,這一次才順利把孩子生下來。有次孩子得了腸病毒,整天哭鬧,生父聽到以後非常不耐煩,威脅要把女兒丟出去給車撞死。 當天她終於醒了,決定逃出那個「家」,回到基隆娘家。一段時間後,她勇敢的向對方提出離婚的要求,只要單獨行使親權,男方給一個月5000元就好。男人很爽快的答應了,但是只給了一年,後來就人間蒸發,再也不見。 小孩已經五歲了,因為不是很適應幼稚園,於是她在臉書上找保母,希望可以幫她帶半天。因為某個保母家就在自己家附近,她又沒有車,在面談保母後,保母再三保證沒問題,於是決定把孩子交給保母照顧晚上的時間。白天,她努力做直播與網拍賺錢,媽媽偶爾會來照顧孩子,晚上,保母會來帶走孩子,她去做晚班的工作,每天只睡幾小時。 忍痛赴外縣市工作 孩子竟遭保姆虐待病危 去年2月起,因為同行業裡,外縣市的薪水高一些,保母就向他提議,可以照顧全天,她可以專心工作賺錢。她放心的把孩子交給保母照顧,自己到外縣市檳榔攤工作,下班繼續包檳榔,還要經營網拍、兼差打工等等,只要能正當賺錢的事情都做,每天只睡三到五個小時。她每天跟孩子視訊,看不出孩子有什麼異狀。直到去年的3月5日。就這麼一個月的時間,孩子病危。 這時候她才發現,其實所謂的「保母」,根本沒有證照。在檢察官偵辦的過程中,她才從被告與老公的訊息裡,發現被告到底有多冷血。他們的訊息裡,充滿了可怕的惡意,討論如何向她騙更多的錢、如何虐待、餓小孩而不被媽媽發現、互相傳影片與照片讓對方看看虐待的「成果」,甚至原來的虐待方式「玩膩了」,還要想新的花招,看如何可以繼續虐待孩子。 孩子被送到醫院急救,現在語言功能嚴重受損、右半身癱瘓、 腦中需要裝設引流管維繫生命。一審刑事與民事都已經判決,這對夫妻,刑事判刑分別是九年與八年,民事要賠償2396萬。但是,他們當然,沒錢。現在正在上訴中。 她有她的苦,請不要檢討被害者 寫下這個故事,我只是想要說,不要檢討被害者。這個媽媽的人生,不是我們能想像的,她的疏忽就在於太過相信保母,一個月沒有與孩子實際相處,就發生這樣的悲劇。可是,這種疏忽,是你我可以避免的嗎?或許可以,但,我不敢保證我自己會不會犯下這樣的錯,畢竟我們都是因為信任,才把自己的寶貝交給對方的,不是嗎? 這件事,唯一需要譴責的,就是那對充滿惡意的夫妻。從判決書中,我看到了可怕的惡意瀰漫在他們的簡訊裡,彷彿就是以虐待孩子當作唯一的生活樂趣。但是,我看不到動機,是什麼樣的情況,讓這對夫妻會變成這樣的惡魔? 司法不能還給誰公道,因為傷害已經造成。重點是,請不要譴責被害人,這是我唯一的希望。 本文獲呂秋遠授權轉載,原文連結 看過這篇文章的人,也看了… · ...

霸凌

善有善報、惡有惡報不存在…遇到霸凌,不要放棄往前走

善有善報、惡有惡報不存在...遇到霸凌,不要放棄往前走 文/呂秋遠 我自己曾經就是一個,怎麼做,在爸爸眼裡都不怎麼樣的人。(現在可能也是啦!) 而且,我在國中的時候,曾經也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。 在33年前,如果以現在的標準來說,應該是種同學間的「冷暴力」,或是稱之為霸凌。怎麼說呢?在國中時期,我除了國文很好以外,大概沒有太多東西值得與同學評比。家境不好、成績一般、體育很差、身材肥胖,也就是國中女生不會喜歡的「那種」男生。那種是哪種?我也不知道,總之當時被排擠,其實我一點也不意外。 面對父親冷暴力,我只好作弊以對 加上我當時的行為偏差。容我引用當年我形容跟父親之間關係時,所寫的故事片段:「父親對我的狀況很失望。他沒打過我,但是拿成績單回家的時候,他那股冷峻的眼神直帶殺氣,就會讓我心頭千斤重。卡夫卡大概跟我有一樣的感覺,當他決定要當保險員而不念法律之時,他父親不發一語,只是用不屑的眼神看著他,讓他不寒而慄。 所以,我只好作弊。 我作弊的方式很特別,有智慧型犯罪的味道。我不做小抄,也不翻書。我總是規規矩矩的考完試,發成績單之後,把第五名的格子跟我是第十五名的格子用刀片割下來互調,拿這張新的成績單影印後回家交差。 不過,還是被老師發現。我被狠狠的打了一頓,老師還威脅我要把我調離這個班。」 何止要把我調離這個班級?坦白說,當年的同儕壓力,才是真正的可怕。對同學來說,我的品行不好、成績不好、家境不好、體能不好,不欺負這個人都不好意思了。 霸凌,最可怕的不是毆打,而是有意的排擠與忽視。同學看你就像是瘟神,避之唯恐不及。當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,大概就是當大家在寫畢業紀念冊時,一個自己以為最親密的朋友,在別人的卡片上寫著,「呂秋遠其實是我最討厭的人。」無意中看到這張卡片以後,我只能沈默,這是我第一次知道臉上火辣的恥辱感是什麼。 走過霸凌,不想浪費時間「在意」,也不代表忘記了 那又如何呢?三年畢業後,考上建國中學,接著進入政治大學、台灣大學,拿到博士,當了律師。僥倖成名以後,偶爾作夢還會想起國中時不同的老師對我的羞辱、眾多的同學對我的排擠,有時候我會問我自己,我還會在意嗎? 我當然在意啊!那是我最悲慘的少年時光,沒人愛我,成就感低落。如果往後的日子裡一不小心失足,我可能就會墜入萬丈深淵,永不見天日。我之所以還能在這裡笑著寫文章,是因為現在我是社會中的所謂「優勢者」。但是,如果我不是,我還能夠在這裡談笑風生的論過去嗎?說不定我會找三百個理由,辯解我自己,為什麼我在國中被霸凌以後,就一蹶不振。 那麼,我現在是怎麼想的?我在意,但是,我不想再浪費時間在「在意」這件事上面了。這不代表我忘記了,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些事情,當然,更談不上原諒。那麼,那是什麼? 這世界就是這樣,並沒有善有善報、惡有惡報這件事,甚至沒有因果循環、報應不爽。你唯一能期待的不是壞人受懲罰,而是好人往前走。況且,最令人生氣的,其實是當年對不起你的壞人,他們可能早就忘記你,只有你一直停留在原地不肯走,因為你要不到那份不會出現的公道,你的人生就停頓在那個時間點。 不要放棄往前走 所以,等到我稍微懂事一點以後,我學著記住「不要放棄往前走」的感受。當我們可以舉步維艱的,每天往前走一步,其實就已經代表我們的人生就好了一點。終有一天,或許是二年、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,或許永遠就是這樣了,但我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內在一點點的轉化,然後逐漸的不再關心那些曾經傷害你的人,最後只在乎自己身邊愛你的人、你愛的人。當然,最需要在乎自己。 還沒想放下,就不要放下,然後持續讓自己更好,而且往前走,當一步一腳印的改變自己一點點,我們就越來越好,或許有一天,我們會真的忘記他們。 ...

身體自主權

身體自主權,不應該在結婚以後就喪失

身體自主權,不應該在結婚以後就喪失 文/呂秋遠 「律師,我先生最近對我提告離婚。」她堅決的說,「我可以不答應嗎?」 「我想先知道,他為什麼想要離婚?」我問。 「我跟他結婚三年,前一陣子,我在整理隨身碟的時候,發現隨身碟裡有他跟其他女人的性愛影片。」她慘然的笑,「就是沒有我的。我該慶幸嗎?」 「說不定是他婚前拍的,別這樣。」我很無力的想要安慰她。 「我問過了,他很大方的承認,就是在去年拍的。他問我要不要離婚算了,不然的話,他會去法院提告。」她說。 「提告什麼?提告離婚他也會輸,自己侵害配偶權,怎麼有臉提告?」我不可置信。 「我當然知道他是嚇我的。」她看我這麼義憤填膺,也笑了,「我有看過你的書,他嚇不倒我的。」 「但是,我懷孕了。」 「你懷孕了?你想生嗎?」我問。 「其實,在發現他有外遇之前,我一直很想要跟他有孩子。所以,當我發現我有了,我是很開心的。可是,我現在無論如何也開心不起來了。我想要把孩子拿掉。」 「為什麼呢?」 「因為我這一輩子不想要跟他再有任何牽扯。我要是把孩子生下來,未來他會是孩子的生父,他可以跟我爭取監護權、可以要求探視小孩,這一切,我光是想到就很崩潰。」 我點點頭,完全可以理解她所說的話。 如果要墮胎,你就要無條件答應離婚 「但是他說,如果要他簽名同意墮胎,我就要無條件答應離婚。」 「看來,他就是利用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第二項的規定,拿小孩來跟你交換自由了。根據這條法律的規定,已婚女性如果要進行人工流產,必須要經過配偶同意,否則婦產科不會幫忙施作。」 「律師,我有辦法不透過他,自己把小孩拿掉嗎?」 「依法不能。除非你要找人代替你先生簽名,不過,那是犯法的,會被判刑。」 ...

單親媽媽

單親媽媽不能有自己的社交生活嗎?

單親媽媽不能有自己的社交生活嗎? 文/呂秋遠 呂律師您好,想與您分享關於手足之間的情緒勒索。就如我之前也會寫信給您聊離婚的狀態,的確我也順利走回單身一個人,帶著兩個孩子回到娘家。 但目前我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家人情緒勒索,我很感謝我媽幫忙很多,我也有付錢給媽媽。問題出在剛結婚完的小妹,很常用正義魔人的育兒經驗批判我。我想說的是,單親媽媽難道不能有私人的時間與朋友相處,不能有私人行程?就連我請媽媽幫忙我,多給她一點錢,請她在週末照看小孩,小妹也會有意見,覺得不應該都把責任丟給媽媽。 但我想說的是,平常我自己認真工作、假日也是都會帶小孩出門踏青,只是想在週末與朋友相聚小酌,就會被小妹發文公審我不是一個好媽媽、沒有心陪伴小孩、小孩沒有父愛很可憐,媽媽還只在乎自己的私人時間。但單親媽媽也是會累、也是人,如果我今天把孩子隨便找個保姆就自己出去,我也做不到。 請家人照看,就有個正義魔人妹妹隨時要找你的問題。 我是一個人,沒有媽媽是完美的。在工作之餘,常常很緊張接送孩子的時間、要找工作空檔帶孩子生病就醫、想要多接點工作就寧願省去吃飯時間。這些小妹都看不見,就只因為她偶爾回娘家,發現我不在家與朋友小聚,就指責我是失職母親。請問律師,我該怎麼做比較好? 這位姊妹,首先我鄭重的向你承諾,如果你妹夫找我打離婚訴訟,我會認真的幫他拿到想要的目標,因為動輒發文公審、抱怨自己的姐姐,大概也會經常抱怨她老公。發文抱怨,大多都是讓人看笑話而已,她其實根本不想解決她認為的「問題」,只是想要讓路人贊同她罷了,這樣的行為,其實非常幼稚,往後的人生,可不是哭20分鐘就可以解決的。 單親媽媽,到底能不能有私人時間去玩? 說實在話,這真的不是個有意義的問題。這個問題就像是問你,是不是呼吸才能活下去一樣,你覺得,問這種問題是不是很無聊?任何人,包括媽媽,重視的人都應該是自己,然後才是其他人。自己過不好,孩子不可能好。在沒離婚的情況下,就是夫妻要練習換手,兩個人「平均」照顧孩子的時間。如果是單親,那麼就得要有保姆,或是家族支持系統,讓自己可以適當的放鬆,過點自己的人生,不然,誰要生小孩? 生小孩,就意味著我得要每天、二十四小時,與小孩綁在一起。如果是上班,下班就得要立刻回家照顧孩子,忙完以後就是睡覺,睡醒以後繼續去上班。假日只能跟孩子在一起,不能有自己的社交生活、休閒時間。我是媽媽,我不是生小孩的奴隸,也不是養育小孩的機器,好嗎? 照顧小孩有多累,只出一張嘴的人是不會理解的。為什麼我婚前是公主,婚後就變成公詛。生孩子前是某「太太」,生孩子後就是某「媽媽」,我有自己的姓、自己的時間、自己的人生,好嗎? 所以,放心讓自己去休息,這本來就是應該的。 這社會賦予媽媽太多的神聖意義,甚至把母職當作是天生的、無止盡的義務,根本就莫名其妙。 當然,你還是得要付出點代價,就是金錢補貼。既然離婚之初,媽媽有答應過你會協助你,你可以找媽媽,給她一些補貼,畢竟她沒有義務;或者是請鐘點保姆,請他幫你看顧孩子,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。不過,記得要向前夫要扶養費,不要老是耍帥,認為孩子自己養也沒問題。那是他的義務,你得要給他一點責任,或者,如果他不願意付,至少你提告以後,未來可以幫你的孩子準備免除扶養那個男人的義務。 至於你妹妹,她應該不是婚姻順遂,所以才會發文這麼批評你。她不會讓你知道,她的婚姻其實已經千瘡百孔,或許她根本從小就不喜歡你,怎麼能讓你知道她過得不好?有些人,是因為自己過得不好,所以看不得別人過得好,還特別發文要來誇大母職的「神聖性」。對於她,你有兩種作法: 第一,到那篇文章下面回應她,就打幾個字「我爽,你管我!」 她看到,肯定火冒三丈,接著你就把她封鎖,別再看她的文字。關於那些說風涼話的傢伙,遠離污染源,常保身心健康。 第二,從此以後對她視而不見 她要離婚的時候,不要推薦她來找我,而是請他老公來找我處理,你還可以順便當證人,在法庭上好好的「誇獎」這個妹妹。因為是親姊妹,法官肯定會採信你的證詞。 ...

爛賭成性

中年兒子爛賭成性…恐嚇八旬母幫還錢 律師:你不學著冷血,你的血會變冷

中年兒子爛賭成性...恐嚇八旬母幫還錢 律師:你不學著冷血,你的血就真的會變冷 文/呂秋遠 我有一個弟弟、一生愛賭、從年輕到現在也快邁入45歲了、爸媽撫養他的兒子已经讀高中、從前年他開始跑路、信用破產、.打零工賺錢、這期間地下錢莊的錢、我媽也還的差不多、但又來了,賭的習慣還是沒變!今日開始每天威脅我媽恐嚇我媽、堵我媽、要我媽拿錢還地下錢莊錢、每天到家裡來鬧、我想請問律師如果遇到這樣子的狀況我們該怎麼處理呢?一個即將邁入80歲的老媽,我們卻不知如何幫她。 嗨,這位姊妹你好,基本上,你的問題大概是問錯方向了,因為沒有人有辦法幫你媽。幫烏克蘭抵抗侵略,還有成功的機會,因為烏克蘭自己有決心,會迎頭痛擊俄羅斯。但是幫你媽媽?她的心魔不除,又有誰能幫她呢?你媽媽吸了弟弟親情勒索的毒,吸了45年,要戒毒,談何容易? 容我不負責任的猜想,你們家,應該是重男輕女。從小弟弟就在爸媽的寵愛下長大,他做錯事,總有人為他負責。他要什麼,父母就是盡力滿足他的需求。小時候跌倒,爸媽就會陪他一起大驚小怪,然後打地板,抱怨都是地板的錯、地板壞壞。至於你,就是眼睜睜看著爸媽寵愛他一生,但是你不論在爸媽面前多麼盡忠盡孝,永遠都只有冷言冷語,一切做的事都是應該的。 如果猜錯,請見諒,但這卻是典型弟弟變孝子的SOP,而且,也是你「心疼」媽媽的SOP。我比較好奇的是,你心疼媽媽哪一部份?她持續為弟弟付出,卻得不到回報?還是她每天遭受弟弟恐嚇、家暴,你卻無能為力?等等,你原本就無能為力,因為你媽就歡喜做、甘願受,你是能怎樣? 不然,我跟你說你媽可以怎麼做。你媽可以在蒐集證據後,告他恐嚇取財,或者是提出保護令聲請,要他不得騷擾、不得有不法行為、遠離住家一百公尺不得靠近。如果弟弟還跟媽媽住一起,可以請求他遷離,或是主張無權佔有,要警察把他趕出家門。有地下錢莊來鬧,一律說弟弟逃跑了、離家出走了,說他死活不關你家人的事,要地下錢莊把他割肉來還錢,你們家人跟他切八段,永遠不相見。 你媽做得到嗎?我猜,你媽只會回你,就自己兒子,還能怎樣。臣妾做不到啊! 所以,你可以不問感覺繼續為愛討好,冷眼的看著他的家暴,如果你不想要,想分開要趁早,你沒有非要一起到老。但是,你媽從小就這麼愛他,至死不渝,我們還能怎麼幫她?你就算可以壓低牛頭去喝水,你也無法撼動媽媽愛兒子的心意。畢竟,他就是你們家傳香火的孩子,也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親骨肉,怎麼捨得讓他被討債呢?媽媽就是上輩子欠他,這輩子還完也就算了,不然還能怎樣? 你口中所謂的孝子是這樣養成的。 其實你什麼都不能做,你只能保護自己。你可以把我的法律上建議,通通告訴你媽媽,但是,得到的答案就是「臣妾做不到」。因此,你可以聽媽媽抱怨,也可以冷眼看著他為兒犧牲為兒茫,但是,要跟你借錢,辦不到、要你去幫弟弟做保,辦不到、要你為弟弟交保,讓他就去關。因為,你不學著冷血,你的血就會真的變冷。今日你葬他,他日誰葬你? 設立界線,是你對於這些家人的唯一方式。 你很難說服媽媽改變些什麼,因為她已經寵溺他兒子一輩子,要她斷捨離,比要她的命還痛苦。我們都到了一定的歲數,不要想著要去改變誰,你唯一能改變的,只有自己。 把你的心臟變強、心腸變硬、心肝變黑,這一切,你會突然發現迎刃而解。畢竟,你的人生已經夠辛苦,不要再去擔負別人的痛苦。許多時候你會發現,歷史告訴人們唯一的教訓,就是人們從來就不會學習歷史的教訓,國家是這樣,家人也是這樣。 本文獲呂秋遠授權轉載,原文連結 看過這篇文章的人,也看了… 一家四口一天菜錢500塊被嫌貴!看看律師腦帶給你的反省 單親媽媽不能有自己的社交生活嗎? 更多資訊,請關注聲傳媒:https://health-voice.com/

一家四口一天菜錢500塊被嫌貴!看看律師腦帶給你的反省

一家四口一天菜錢500塊被嫌貴!看看律師腦帶給你的反省

一家四口一天菜錢500塊被嫌貴!看看律師腦帶給你的反省 文/呂秋遠 一天五百元、四個人,這種事,我覺得真的不好說。如果在貴婦百貨,可能買不到一盤美牛;但是如果問我媽,她應該可以在和平島的菜市場,讓我們全家都吃飽。 根據我有限的採買能力,在「請支援收銀」的店裡,要煮四個人的晚餐,控制在500元內,應該有難度。如果是五菜一湯,不能有牛肉,只能有解凍雞肉大約600公克,約80元、空心菜或高麗菜的成本可以壓縮在100元,豬肉應該有機會壓縮在200元,剩下就是買一些豆干、甜不辣之類的配菜,能不能滿足四個人的一餐,我真的不確定,但是要我絞盡腦汁、費盡心思,在500元的預算內,每天變換菜色,那應該沒可能。 不然都買三色豆配飯,這樣好不好? 我承認,自己採買跟變化菜色的能力不如我媽,但是不是意味著我媽就應該是標準,甚至拿媽媽來噹老婆? 這篇流傳在網路上、不知道真偽的對話截圖,問題就是在這裡。在資訊有限的情況下,我只能得出三個結論: 第一,這男的不太行 當「我媽說」「我媽聽你說」作為跟老婆日常對話的開頭,就已經輸了一半。一家人如果已經不跟媽媽住在一起,所有日常生活的大小事,就應該只存在於夫妻之間對話中,不應該讓「外人」知道。對的,對於這個家而言,媽媽是外人,要講,頂多也就是報喜不報憂,老婆做得好,讓媽媽知道;其他的事情,一律不要讓媽媽介入,這是最好的。 講難聽點,婆婆只聽到一面之詞而已,怎麼能有什麼公平的評論與意見?拿「我媽說」三個字當開頭,大概有點像是「奉天承運皇帝詔曰」一樣的開始,如果不是媽寶,就是林北存心要用媽媽來壓你,讓你無法反駁,因為她是我媽。孝順有聽過嗎?不要跟長輩頂嘴有聽過嗎?既然有聽過,那就是你錯,還跟我反駁什麼? 我媽說,男人在外面應酬是應該的、我媽說,女人就是要聽男人的話、我媽說,女人就是要乖乖在家做家事。我媽我媽我媽,煩不煩?說不定這個媽媽,根本沒說過,都只是那個男人說而已。 第二,是那個男人的心態 這則日常的對話,其實顯示出那個男人覺得,「你花錢太兇囉!」「別忘記是我在賺錢養你們的哦!」「你這個廢物,你是怎麼理財的欸!」物價越來越高,你知道嗎?」 是的,親愛的,才台幣500元而已,我不許你這麼說。如果是美金500元,才可以拿錢砸在我臉上羞辱我,我會比較願意接受,或者,每天黃金500兩砸我也可以,我願意含著眼淚、帶著微笑的謝主隆恩,說著「雷霆雨露,俱是天恩,逢魔遇佛,俱是度化,臣妾日領500,據此操持家務,深覺皇恩浩蕩,縱令萬死,也有所不辭」的幹話。 欸,不是啊!就算500元可以處理掉一家四口的晚餐(或三餐?),那也是一種絕佳的超能力,有這種超能力,在銀行是半澤直樹、在醫院是大門未知子、在餐廳是尾花夏樹好嗎?但是,一天500元,請問,她採買與做菜的薪水多少?該付出的成本又是多少? 零。 對,就是這個零。數學叫做零,成語叫做過路財神。一個月給老婆5萬,甚至說,全部薪水都給了老婆,你還要我怎樣?5萬,學費安親班才藝班1萬5、房租2萬、水電瓦斯水費,要怎麼算?採買日用品、食物等等,又要多少?所有的錢,收進來,又拿出去了啊!500元,代表一個媽媽盡心盡力的在家裡撙節開銷,而做的所有努力,怎麼好意思說,錢都去了哪裡? 第三,身為一個家務勞動者,你所作的一切,都應該要是有償的 不要以為這種工作不值錢,那是因為我們自己就先入為主,認為不值錢,別人才會這麼想。如果有人真的認為,家裡的衣服自動會洗好、摺好;地板會自動乾淨;做菜不用時間不用錢,那麼,請一定要另謀高就,至少要有自己的收入。 沒有一份工作,是要折損自己的自尊、青春,卻得不到付出對象尊重的。如果是,那不叫工作,那叫做自虐。 ...

Page 1 of 2 1 2